当前所在位置: 文档库 > 座右铭 > 正文

铁锤砸锁抢足球场跳广场舞,大爷大妈这次涉嫌违法了杜

2020-09-26 座右铭 【 字体: 】 标签 : 座右铭,面试,什么 浏览量:824万

原标题:铁锤砸锁抢足球场跳广场舞,大爷大妈这次涉嫌违法了

文 | 熊志

据@四川观察 报道,9月20日,湖南株洲一群大爷大妈为了占位跳广场舞,用铁锤砸锁,强行进入一个足球场,导致一场小学生足球赛被迫中断。足球教练周先生称,当时在比赛,为了孩子们的安全锁门,大爷大妈冲进来后,拖音响走到场地中间开始跳舞。

又见广场舞场地冲突!这一次,广场舞大爷大妈们,展现出了更强的“进攻性”。他们拿着铁锤强行砸锁,冲进正在比赛中的足球场,和小学生们抢起了场地,丝毫没有弱势群体的观感,而这一霸道的做派,再次引来了“坏老人”的阵阵骂声。

相较于以往的一些冲突,这次的风波之所以民愤更大,原因在于,大爷大妈们争夺的,并非面向全体民众开放的公共空间,而是由小学出资管理维护,并且用于足球训练的场地。

足球场的场地维护要求更高,而且,既然是小学出资管理维护,学生比赛还存在着安全风险的问题,那么学校完全可以选择封闭起来,不对外开放。

但事实上,面对大爷大妈们的强硬攻势,学校还是妥协开放,只是限定广场舞时间为晚上八点以后。在此前提下,大爷大妈们却得寸进尺,等不到八点,就抡起铁锤砸锁闯入,让比赛中断,可以说是相当蛮横恶劣了,毫无规则意识可言。

围绕广场舞的场地纠纷中,过去上演的大多数冲突,都是基于对公共空间资源的争夺。很多网友对那些蛮不讲理的老人嗤之以鼻,不可否认的是,这种争夺背后,公共空间资源的紧张和匮乏,是一个重要的根源。这意味着争夺场地,很难用道德否定视角来简单定论。

但这次明显不一样。小学出资管理维护的足球场,就是一种准私人化空间,它没有对外开放的义务。大爷大妈们砸锁擅闯,已经不仅是道德低下的问题,往严重了说,它完全可以上升到法律层面,也即涉嫌扰乱公共秩序、毁坏公私财物。

这些大爷大妈们的蛮横,当然不是因为占理,说到底,还是把“我弱我有理”的逻辑当成了进攻武器,倚老卖老,认为大家不能拿他们怎么样。

遇到社会纠纷就动辄呼请权力出手,当然不是一种好的想法。只是,对于大爷大妈们得寸进尺、步步紧逼的行为,如果一味采取和稀泥式的处理,本身就是一种纵容。要维护公平,让社会规则得到一视同仁地执行,就该跳出弱势者有理的逻辑,坚决果断地“管一管”。

说到底,在类似广场舞的场地纠纷中,“坏人变老”或者“老人变坏”的议题,之所以塑造出“坏老人”的群体想象,正是因为社会规则的步步退让。基于大爷大妈弱势群体的身份,而拉低对他们的执法要求,实际上加剧了外界对该群体的嫌恶,放大群体裂痕和敌视。

对于争夺广场舞场地这样稀疏平常的话题摊余成本,解决的方法,早已不是在舆论场对“坏老人”们不断地批评和抨击。这些批评和抨击,可能也传递不到他们的耳中。真正要减少类似的冲突,还是得靠强有力的执法,拿法律说话,以公平的调解和处理明确是非。

不管怎么说,公共空间资源紧张,不是大爷大妈们可以进犯私人领地,连小学生都不放过的理由。大爷大妈们的肆无忌惮,需要的不是偏袒,而是秉公处理。执法调解层面,“弱势者有理”的逻辑不去除,这样的冲突和闹剧,只会反复地上演。